江湖探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14|回复: 8

[山西考古] 《关于下川文化的几个问题》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3-2 12:55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1-7-30 20: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言石 于 2011-8-7 22:12 编辑

    各位前一段时间太忙了,没时间更新,请原谅!下面先探讨一下有关下川细石器的几个问题。请各位指教!
    《关于下川文化的几个问题》


          我国细石器的发现与研究已有近百年的历史[1]。一百年来的考古发现与研究,极大地刷新和改变了人们对中国历史文化的认识。细石器的出现被认为是人类文化历史上最重大的一次技术革命——“细石器革命” [2]。下川遗址也被视为20世纪中国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3]
          下川遗址发现于20世纪70年代初,1973-1975年山西省文物工作委员会王建、王向前、陈哲英等,在沁水、垣曲、阳城三县交界的近百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进行了连续数年的调查和发掘,发现16处细石器地点,获得1800余件石制品。包括细石器和粗大石器两大类。细石器以黑色燧石原料为主,类型有锥状、半锥状、柱状、楔状等各种形制的细石核、细石叶、尖状器、雕刻器、琢背小刀、石镞、石锯、锥钻、石核式石器以及各种式样刮削器等40余种。此外还有以砂岩、石英岩等为原料的砍斫器、锛状器、石锤、研磨盘等粗大石器。1978年王建等根据这些石制品组合确立了下川文化[4]1976-197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山西省文物工作委员会共同进行了三个年度的发掘,获得了大量文化遗存[5]
          下川遗址的发现,有力地推动了我国对细石器文化遗存的探索与研究。在下川遗址发现后的20多年中,在山西、河北、鲁西南和苏北等许多地区都找到了大量的细石器遗存。这些发现对于研究我国乃至整个东北亚细石器的起源演变、分布区域、时代特征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但是在细石器的定义、文化内涵、器型组合等方面还未取得一致的认识。因此,本文首先对细石器及其相关的概念做一简单的探讨。然后就下川细石器文化的技术特点和主体特征作一讨论。


    [1]  安志敏:《中国细石器发现一百年》,《考古》20005期,第45-55页。
    [2]  石兴邦:《中国的“细石器革命”及其有关问题》,《石璋如院士百岁祝寿论文集——考古·历史·文化》,宋文薰、李亦国、张光直主编,台北:南天书局,2002年,第15- 46页。
    [3]  石兴邦先生和安志敏先生在与家父及笔者的书信来往及交谈中都提到,下川遗址是20世纪中国考古学最重要的发现之一,应当当选20世纪中国百大考古发现。
    [4]  王建、王向前、陈哲英:《下川文化——山西下川遗址调查报告》,《考古学报》,1978年第3期,第259-288页。
    [5]  石兴邦:《下川文化研究》《庆祝苏秉琦考古五十五周年论文集》,北京:文物出版社,1989年。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3-2 12:55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1-7-30 20:5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言石 于 2011-7-30 20:59 编辑


    1关于细石器基本概念的讨论

          “细石器”一词最早出现在20世纪初。20世纪20年代前后,在长城以北的东北、内蒙、新疆一带发现了大量包括细石核、细石叶、小型石器以及陶片、磨光石器在内的考古遗存。因此,一直被认为是我国长城以北地区中石器或新石器文化的代表。40至50年代,世界范围内对细石器的性质、特点赋予了比较明确的定义,我国学者把凡含有细石核、细石叶以及小型石器的考古发现统称为“细石器”或“细石器文化”[6]。进入70年代以后,山西下川[7]、河南灵井[8]、河北阳原虎头梁[9]等遗址的发现与研究,使人们认识到“细石器”在空间分布上不仅仅限于长城以北地区,在时间分布上也不仅仅限于中石器时代或新石器时代。“细石器”起源于华北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观点被普遍接受。但是,从1978年至今,关于“细石器”性质和内涵的讨论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观点。传统观点认为:在中国以及东亚、北亚和北美的细石器传统中,除了与几何形细石器类似的尖状器、雕刻器、刮削器、箭头外,以薄长石叶最为突出,可以说是这一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10]。细石器以具有明显特征的细石核和与之对应的细石叶以及以石片为坯加工成的圆头刮削器、石镞、背刀、雕刻器、小尖状器等为主要构成成分[11]。安志敏先生认为:“细石器是一种特殊技术工艺所产生的石制品,原则上以间接打法所剥离的细石核、细石叶以及用细石叶加工的石器为代表,它们一般是为了装备骨、木等复合工具专门制作的石刃。严格地讲,细石器一词,应以上述细石核和细石叶有关的石制品为限。” [12]


    [6]  裴文中:《中国细石器文化略说》,《中国史前文化之研究》商务印书馆,1948年。
    [7]  同[4
    [8]  周国兴:《河南许昌灵井的石器时代遗址》,《考古》1974年第2期,第91-98页。
    [9]  盖培、卫奇:《虎头梁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的发现》,《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1977,第15卷第2期,第287-300页。[10]  贾兰坡:《中国细石器的特征和它的传统、起源与分布》,《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1979,第17卷第2期,第137-143页。
    [11]  同[4
    [12]  a:安志敏:《海拉尔的中石器遗存——简论细石器的起源》,《考古学报》1978年第3期,第287-316页。b:同[1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3-2 12:55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1-7-30 20: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言石 于 2011-7-30 20:59 编辑


         细石器(microlithic)是一个从日本语转译过来的外来语,一百年来,这一名词的含义和所指的对象发生了不少变化。最早含有小石器的意思,曾有“幺石器”、“细小石器”等几种别称。后来泛指含有细石核、细石叶的石器遗存。今天人们意识到“细石器”应当是旧石器时代石器技术发展到极致的一种石制品——细石器技术的产品。然而,细石器或细石器技术(microlithic techniques) 在东西方之间的表现形式是不一样的,或者说它们属于两个不同的传统。在西方包括欧洲、北非、西亚、澳大利亚等地,细石器是以几何形细石器(geometric microlithic techniques)为主要特征。在东亚以及北美洲,细石器的主要标志是以间接打击法或压制法生产细石叶的技术——即细石叶技术(microblade techniques)。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3-2 12:55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1-7-30 20:5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言石 于 2011-7-30 20:55 编辑

            我国学者对“细石器”一词的应用非常广泛,但其内涵和所指的对象并不是单一的,往往在其后加上“工业”、“遗存”、“技术”、“传统”等后缀,形成了“细石器工业”、“细石器遗存”、“细石器技术”、“细石器传统”等名词,进一步完善了“细石器”所特指的对象。从这个意义上讲,“细石器”是一个不完整的学术用语。其实,不论是几十年前的“细石器”,还是今天的“细石器工业”、“细石器遗存”等名词,即便在理解和认识上有多么大的差距,所指的都是同一类物质——即含细石核和细石叶的石制品组合。随着考古发现的增多和研究的深入,人们对“细石器”以及“细石叶技术”有了更加具体和细致的了解。目前我国学者所说的“细石器”是一个泛称,除了在一些特定的场合或个别学者使用“细石叶技术”和“细石叶遗存”外,更为普遍的情形仍然以“细石器”用最为常见[13-15]。在诸多文献中的“细石器”,有时是指细石器遗存(即含有细石核、细石叶的石器遗存),如:下川细石器、大布苏的细石器等;有时是指“细石器技术”或“细石器传统”,如:中国细石器(技术)的起源、细石器(传统)的分布等;有时是指 “细石器技术”的产品或细石器组合(microblade assemblages),如:细石器的原料、细石器的类型等。但是,无论哪种情况都不会也能把不含细石核和细石叶的石制品或石器组合当成“细石器”。


    [13]  林圣龙:《中西方旧石器文化的技术模式的比较》,《人类学学报》1996年,第15卷第1期,第1-20页。
    [14]  a:王幼平:《旧石器时代KAO古》《20世纪中国文物考古发现与研究丛书》北京:文物出版社,2000年。
    b:王幼平:《华北旧石器时代晚期石器技术的发展》《文化的馈赠——汉学研究国际会议文集(考古学卷)》北京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编。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第304312页。
    [15]  同[2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3-2 12:55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1-7-30 21: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言石 于 2011-7-30 21:01 编辑


            应当指出的是,学术界曾经把周口店1地点的小型石器叫做“几乎细石器工业(almost microlithic industry)”或“细小工业(micro-industry)”[16],把周口店15地点的细小石器称作“细石器(microliths)”[17]。但是,这个“细石器”即便是在当时研究者也没有把它与新旧石器时代过渡期的“细石器(microlithic)”混淆。20世纪70年代,贾兰坡等“把周口店1地点—峙峪系的细小石器称之为细石器,即广义的细石器。把新石器时代的细石器称为发达的细石器,即通常所说的细石器文化。” [18] 但是这些提法并没有得到学术界的普遍认可和推广。这些“细石器”的概念和含义与“细小石器”有一定关系,但与本文讨论的“细石器”仍然是有区别的。


    [16]  Teilhard de Chardin et Pei Wen-chung 1932, The lithic industry of the Sinanthropus deposits in Choukoutien. Bulletin of the GeologicalSociety of China ,11(4).
    [17]  Pei Wen-chung 1939,A preliminary study of a new Palaeolithic station known as Locality 15 within the Choukoutien region. Bulletin of the GeologicalSociety of China ,19(2).
    [18]  贾兰坡、盖培、尤玉柱,1972,《山西峙峪旧石器时代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第1期,第39-58页。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3-2 12:55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1-7-30 21: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言石 于 2011-7-30 21:05 编辑


            “细小石器”与“细石器”仅一字之差,但内涵却十分不同。诚然,细石器最初含有“细小石器”的意思。但是近20年来人们已经逐步摆脱了单纯以“细小”定义“细石器”的做法,更多地从技术的角度加以探讨。最近笔者连续在两篇文章中讨论了石器大小与文化之间的关系,认为:石制品的大小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它与原料的质地和大小有关,与人类的生活环境、石器打制技术以及遗址的沉积埋藏环境等许多因素相关[19]。单纯从尺寸大小上进行文化对比是不全面的。石制品的大小不是衡量“工业”和“文化传统”异同的唯一标准 [20]。过去由于以“周口店第1地点-峙峪遗址”为代表的“小石器传统”,石器比较小、加工比较精细,被认为是与细石器密切相关的文化系统,或发展到典型细石器文化的重要环节[21] [22]。我们认为:石器的“细小”不是细石器的本质,用压制技术打制细石叶的技术才是“细石器”的根本所在。


    [19]  王益人:《从河流埋藏环境看丁村遗址群的文化性质——与张森水先生商榷》,《人类学学报》2002年,第21卷第2期,第158-169页。
    [20]  王益人:《贾兰坡与华北两大传统》、《人类学学报》2002年,第21卷第3期,第171-177页。
    [21]  同[13
    [22]  李壮伟、尤玉柱:《从桑干河流域几处遗址的发现看我国细石器文化的起源》,《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1年,第3期。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3-2 12:55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1-7-30 21: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言石 于 2011-7-30 21:17 编辑

           石器的“细小”只是一种表象,而且“精致”也不等于细石器。在相当多的情况下,由于石制品的小型化,使得石器的修理痕迹显得比较精致。例如旧石器时代早期的小长梁、东谷坨的石制品在这方面就引起了不小的争论。有学者认为:小长梁石器很进步“已经达到了黄土时期的式样,当中把周口店时期飞跃过去了[23]。”东谷坨的石器“基本特征是小型而加工精细,具有细石器传统旧石器时代晚期石工业的某些风貌[24]。”但也有学者指出:“细小的不规范的石制品并不说明技术的进步;小长梁发现的石制品从打片和第二步加工的技术看来,加工简单粗糙,石器类型并不复杂。比较起来,小长梁的石制品没有北京人的石制品进步[25]。”陈淳等人的研究证明:小长梁石制品尺寸偏小是由于石料质地所使然,由于石料质地很差,打片的产品绝大部分是粉碎性的解体块。加上原料为质地较为细腻的燧石,因而石制品貌似十分“精致”。说明泥河湾盆地许多旧石器时代遗址中石制品的“小型化”和“精致性”并不一定就是人类刻意所为[26]。我国学者将“小型化”和“精致性”联系到一起,并造成“进步”和“精致”的印象是一种错觉误。要真正区分“细石器”与“细小石器”,必须从有没有压制技术、间接打击技术和细石叶技术来衡量。


    [23]  裴文中:《讨论泥河湾组旧石器的发现》,《中国第四纪研究》1980,第5卷第1期,第11-12页。
    [24]  卫奇:《东谷坨旧石器初步观察》,《人类学学报》1985,第24卷第4期,第289-300页。
    [25]  李炎贤:《关于小长梁石制品的进步性》,《人类学学报》1999,第18卷第4期,第241-254页。
    [26]  陈淳等:《河北阳原小长梁遗址1998年发掘报告》,《人类学学报》1999,第18卷第3期,第223-239页。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3-2 12:55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1-7-30 21: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言石 于 2011-7-30 21:19 编辑

           细石器——更确切地说应当是——细石器组合(microblade assemblages),它不仅仅包含细石叶技术的成分和石制品,也一定含有非细石器技术的成分和石制品。不论“细石器”包括不包括以石片为坯打制的端刮器、石镞、背刀、雕刻器、小尖状器等类型,每一个细石器遗存中都含有非细石叶技术的成分和石制品。我们认为:不存在绝对单纯的细石叶遗存,也不可能因为有端刮器、石镞、背刀、雕刻器、小尖状器等类型的存在,就不叫做细石器遗址。在中国乃至整个东北亚和西北美都不可能找到一个单纯的只含有细石核和细石叶的细石器遗存,即便真的有这样的遗存也仅仅是一个临时性营地,而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原始人的生活空间,其周围必定还有内涵更为丰富的细石器遗存。因为,人类不可能仅仅依靠细石核和细石叶来完成狩猎和生存。王建等认为:“……不可能单一地凭借细小石器适应其需要。砍、剁、敲、砸,从生产乃至日常生活,无疑要用一些大型石器工具,这已由我国细石器遗址中存在着相当数量的粗大石器作了说明。但是细石器的制作,是当时的最新工艺,是技术尖端,同时细石器又是制作复合工具的主要部件。因此,在磨光石器不占绝对优势或不存在的情况下,当一个遗址中既有用直接打法打制的粗大石器,又有用间接打法制作的典型的细石器,如果细石器占有一定比例,这个遗址的性质,一般应以细石器来确定。” [27


    [27]  同[4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5-6 20:27
  • 签到天数: 109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1-7-31 08:02:18 | 显示全部楼层
    细石器时代,学习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江湖探索网-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 渝ICP备13001154号

    GMT+8, 2019-9-21 08:22 , Processed in 0.34823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